过分沉湎于空想是没有用的

过分沉湎于空想是没有用的

过分沉湎于空想是没有用的

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将空想命名为“白日梦”。他认为,白日梦就是人在现实生活中由于某种欲望得不到满足,于是通过一系列的想象、幻想在心理上实现该欲望,从而为自己在虚无中寻求到某种心理上的平衡。

弗洛伊德还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词:逃避。也就是说,过分沉湎于空想的人,必定是一个逃避倾向很浓的人。此言一语中的。这正是空想带给人的极大危害性。下面的故事生动地说明空想的危害。

一年夏天,一位来自马塞诸塞州的乡下小伙子登门拜访年事已高的爱默生。小伙子自称是一个诗歌爱好者,从7岁起就开始进行诗歌创作,但由于地处偏僻,一直得不到名师的指点,因仰慕爱默生的大名,故千里迢迢前来寻求文学上的指导。

这位青年诗人虽然出身贫寒,但谈吐优雅,气度不凡。老少两位诗人谈得非常融洽,爱默生对他非常欣赏。

临走时,青年诗人留下了薄薄的几页诗稿。

爱默生读了这几页诗稿后,认定这位乡下小伙子在文学上将会前途无量,决定凭借自己在文学界的影响大力提携他。

爱默生将那些诗稿推荐给文学刊物发表,但反响不大。他希望这位青年诗人继续将自己的作品寄给他。于是,老少两位诗人开始了频繁的书信来往。

青年诗人的信写就长达几页,大谈特谈文学问题,激情洋溢,才思敏捷,表明他的确是个天才诗人。爱默生对他的才华大为赞赏,在与友人的交谈中经常提起这位诗人。青年诗人很快就在文坛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。

但是,这位青年诗人以后再也没有给爱默生寄诗稿来,信却越写越长,奇思异想层出不穷,言语中开始以著名诗人自居,语气越来越傲慢。

爱默生开始感到了不安。凭着对人性的深刻洞察,他发现这位年青人身上出现了一种危险的倾向。

通信一直在继续。爱默生的态度逐渐变得冷淡,成了一个倾听者。

很快,秋天到了。

爱默生去信邀请这位青年诗人前来参加一个文学聚会。他如期而至。

在这位老作家的书房里,两人有一番对话:

“后来为什么不给我寄稿子了?”

“我在写一部长篇史诗。”

“你的抒情诗写得很出色,为什么要中断呢?”

“要成为一个大诗人就必须写长篇史诗,小打小闹是毫无意义的。”

“你认为你以前的那些作品都是小打小闹吗?”

“是的,我是个大诗人,我必须写大作品。”

“也许你是对的。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,我希望能尽早读到你的大作品。”

“谢谢,我已经完成了一部,很快就会公诸于世。”

文学聚会上,这位被爱默生所欣赏的青年诗人大出风头。他逢人便谈他的伟大作品,表现得才华横溢,锋芒咄咄逼人。虽然谁也没有拜读过他的大作品。即便是他那几首由爱默生推荐发表的小诗也很少有人拜读过。但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位年轻人必将成大器。否则,大作家爱默生能如此欣赏他吗?

转眼间,冬天到了。

青年诗人继续给爱默生写信,但从不提起他的大作品。信越写越短,语气也越来越沮丧,直到有一天,他终于在信中承认,长时间以来他什么都没写。以前所谓的大作品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,完全是他的空想。

他在信中写道:“很久以来我就渴望成为一个大作家,周围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个有才华有前途的人,我自己也这么认为。我曾经写过一些诗,并有幸获得了阁下您的赞赏,我深感荣幸。

“使我深感苦恼的是,自此以后,我再也写不出任何东西了。不知为什么,每当面对稿纸时,我的脑中便一片空白。我认为自己是个大诗人,必须写出大作品。在想象中,我感觉自己和历史上的大诗人是并驾齐驱的,包括和尊贵的阁下您。

“在现实中,我对自己深感鄙弃,因为我浪费了自己的才华,再也写不出作品了。而在想象中,我是个大诗人,我已经写出了传世之作,已经登上了诗歌的王位。

“尊贵的阁下,请您原谅我这个狂妄无知的乡下小子……”

从此后,爱默生再也没有收到这位青年诗人的来信。

爱默生告诫我们:“当一个人年轻时,谁没有空想过?谁没有幻想过?想入非非是青春的标志。但是,我的青年朋友们,请记住,人总归是要长大的。天地如此广阔,世界如此美好,等待你们的不仅仅是需要一对幻想的翅膀,更需要一双踏踏实实的脚!”

实际上,空想有正反两个方面的作用。它可以成为狂想、臆想,把人带向毁灭;也可以成为富有激情和创造力的幻想以及想象力,把人带向成功,带向辉煌。

西班牙伟大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是个满脑子充满空想的人,一生都是如此。他曾头顶一只大龙虾去参加宴会,其怪诞的形象震惊四座。他的绘画作品抽象、怪诞,弥漫着浓厚的空想色彩。就是这么一个人,却是最成功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。

奥妙在哪儿?

达利的同学、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电影导演路易斯·布努埃尔在自传中回忆说,读书时他和达利同住一幢学生公寓。那时候达利已经开始在绘画了,而且非常勤奋。

达利不善与人交往,但表现欲很强。他一个人单独住一间房子。绘画时,他的房门总是开着的,路过的同学都能窥一眼他的作品。那时,他的绘画作品就已经很出色了,他自己也以天才自诩。布努埃尔认为这并不是狂妄,恰恰是他的自信。因为达利绘画几乎已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他的勤奋刻苦是罕见的。而这正是他取得成就的原因之一。

如果达利也像爱默生所说的那位青年诗人一样,陶醉在自己的天赋和才华之中,整天想入非非,以为自己是个大天才,在空想中想当然地视自己为一个已取得很高成就的艺术大师,那他也只能一事无成、默默无闻了。

事实上,布努埃尔回忆,达利绘画时,简直就像个埋头苦干的工人。

这就是成功的奥妙所在。

全世界都知道,达利是个充满空想与幻想的人;全世界也都知道,达利是个伟大的画家。只要看看他的作品,这两点就都知道了。

为什么达利能取得辉煌的成就,而那位青年诗人却就此沦为平庸之徒了呢?

两者都是有天赋的人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达利的天赋已是举世公认,而那位青年诗人的天赋曾经也得到了大作家爱默生的欣赏与认可。两人都是有潜在的成功可能性的人,为什么最终的结果却判然有别?

关键在于两人对空想这一天性的控制和运用。

达利的空想已经转化为想象力和创造力,在这两种力量的激励下,他脚踏实地地去做,去实现,最终走向了成功,为人类作出了了不起的贡献。

而那位青年诗人的眼中则根本没有社会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当他终日想入非非之时,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如何才能走向成功,如何才能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。他满脑子想的就是成功后的那份辉煌。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”,没有辛勤的耕耘,哪来辉煌的成功?

事实上,当他深深地陷入难以自拔的空想的泥潭之中时,他原有的才华就已经丧失殆尽了。这一切注定了他只能成为一个庸人